Implantable Contact Lens

"我真係願意喺任何時候向任何人推薦呢種手術。 "

~ 梅勒妮·梅斯特,43歲, (Implantable Contact Lens)

四年級的時候,梅勒妮·梅斯特突然發現自己很難看清黑板上的字母。 她去看眼科醫生,眼科醫生診斷出那時候她的近視度數已經400度了。 "我必須馬上戴上眼鏡,否則我就乜都睇吾到啦。然而,我成日覺得戴眼鏡自己無法感知周圍一切,所以從15歲開始我就戴隱形眼鏡 "隱形眼鏡改善了他們的生活條件,但仍然不能提供理想的解決方案:"隱形眼鏡搞到我隻眼睛變乾。 夏天我花粉熱,所以我唯有戴眼鏡 我喺一個狂熱女騎手,所以戴眼鏡實在人討厭。"我必須馬上戴上眼鏡,否則我就乜都睇吾到啦。然而,我成日覺得戴眼鏡自己無法感知周圍一切,所以從15歲開始我就戴隱形眼鏡 "隱形眼鏡改善了他們的生活條件,但仍然不能提供理想的解決方案:"隱形眼鏡搞到我隻眼睛變乾。 夏天我花粉熱,所以我唯有戴眼鏡 我喺一個狂熱女騎手,所以戴眼鏡實在人討厭。 "

戴隱形眼鏡嗎? 其實這不是一個理想的解決方案!

幾年前,梅勒妮·梅斯特(Melanie Mester)第一次聽講ICL晶狀體手術,但當時她不確定自己是否應該採取這一步。 直到幾個月前,她終於在網上偶然發現了德視佳,並確信:"醫生豐富經驗、診所舒適環境、一切似乎立刻就有意義。 我立即預約咗第一次篩查。 "

在預約時非常放鬆

初步檢查之後確定梅勒妮·梅斯特是適合ICL手術方式的,她立即預約了手術。 "手術前一日我非常放鬆, 瞓得都好好。咁樣做係啱嘅。 手術進行得順利,任何不適。 将隱形眼鏡植入我嘅右眼冇任何問題,只喺我嘅左眼感到輕微壓力。 第二,晶體需要再次調整。 "梅勒妮·梅斯特講。 現在——三個月過去了——梅勒妮·梅斯特感覺好多了:" 日頭同夜晚是喺區別噶,真喺好大。 現在我日常生活好多,愉快多。 出於習慣,我仍然時不時咁想去攞我嘅眼鏡——但後來我如釋重負咁意識到,已經冇必要啦。 特別喺夜晚,我現在睇得更清楚啦,真喺太瘋狂啦。 任何時候,我都會向任何人推薦個手術。